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

金银湖之家,金银湖论坛,金银湖我爱我家

欢迎您回家

注册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

[金银湖建设] 网传弘芯半导体要黄 [复制链接]

1#
银光图片
蒋尚义“萌生退意”的背后:光刻机刚进厂就被抵押,武汉弘芯有多​缺钱?
芯智讯 2020-06-25 08:33:54
摘要:去年才接任武汉弘芯CEO一职的蒋尚义,近期被媒体曝出已“萌生退意”。据外界猜测,导致蒋尚义“萌生退意”的原因则是因武汉弘芯的投资与设备未能到位,导致公司营运困难。实际情况究竟如何呢?


去年才接任武汉弘芯CEO一职的蒋尚义,近期被媒体曝出已“萌生退意”。据外界猜测,导致蒋尚义“萌生退意”的原因则是因武汉弘芯的投资与设备未能到位,导致公司营运困难。实际情况究竟如何呢?

“萌生退意”的蒋尚义

蒋尚义曾在台积电任职10多年,是创办人张忠谋最为重视的研发大将之一,为台积电坐稳晶圆代工龙头地位的功臣。2016年加入了台积电竞争对手中芯国际担任独立董事,引起业界极大关注。


不过,在2019年6月,蒋尚义担任中芯国际独董一职任期届满三年之后就已辞任,随后就正式加盟了武汉弘芯半导体(以下简称“武汉弘芯”),出任CEO。

对于为何选择加入武汉弘芯,蒋尚义曾表示,原本弘芯要做晶圆代工,因其不愿与老东家台积电竞争、或做伤害台积电的事,因此是没有想要加入。但是随后,武汉弘芯方面表示想转型,走向不同的商业模式。而转型后与台积电就并非竞争关系,因此,蒋尚义才决定加入。但他并未透露具体的商业模式,仅说绝对不会是CIDM (Commune IDM),而是目前尚未出现的、全新的模式。

据网上传闻称,蒋尚义加盟武汉弘芯之后,就迅速召集了一些原来在台积电的旧部,在东莞成立了一家公司,帮他们进行脱密,以免因泄密被台积电起诉。而且据说,不少人年薪都开到了200万元。(注:此处内容为传闻,未经任何确认和证实!)

看来蒋尚义确实是想借武汉弘芯大干一场!

那么,为何加盟弘芯半导体出任CEO仅一年之后,蒋尚义现在又开始萌生退意了呢?

有传闻称,一方是受到了新年新冠疫情的影响,使得生产线的建设被延缓,另一方面则是因为武汉弘芯的投资资金未能到位,导致出现了资金短缺的问题。另有传闻称,武汉弘芯的背后大股东资金来源或具有军方背景,在美国加强对华为以及国内其他一些高科技企业出口管制的影响下,武汉弘芯后续取得美国半导体设备难度可能会越来越高,这也影响了后续投资和设备的到位。

对此,近日有媒体向蒋尚义求证此事,他仅证实现在公司是有些问题待解决,但并未透露更多信息。

二期施工遇阻,新员工入职“遥遥无期”

资料显示,武汉弘芯半导体制造有限公司于2017年11月16日成立,总部位于武汉市东西湖区临空港经济技术开发区,主攻晶圆级先进封装,拥有14纳米及7纳米以下节点FinFET先进逻辑工艺,计划构建国内半导体逻辑工艺及晶圆级封装最先进的“集成系统”生产线。

而武汉弘芯的12吋晶圆厂项目计划总投资额约20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404亿元),主要投资项目为14纳米逻辑工艺生产线,总产能规划为每月3万片;7纳米以下逻辑工艺生产线,总产能规划为每月3万片;以及晶圆级先进封装生产线。前期项目分两期建设,公开资料显示,一期项目总投资520亿,工程于2018年初开工,2019年7月厂房主体结构封顶;二期工程总投资760亿,于2018年9月份开工。另外,还有规划中的三期,将建晶圆级先进封装及小晶片(chiplet)生产线。

值得注意的是,早在2019年11月,武汉弘芯半导体价值7530万元的二期工程用地的使用权突然被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查封。而被查封的原因则是,弘芯一期工程总承包商武汉火炬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下称火炬建设)拖欠分包商武汉环宇基础工程有限公司4100万工程款长达一年多的时间,武汉弘芯也被一同列为了被申请人。


而此事的发生,或许也反应了武汉弘芯半导体在去年11月就已经出现了资金问题。要知道武汉弘芯一期项目的计划总投资额高达520亿元,为何一期工程的总承包商会拖欠分包商4100万的工程款长达一年之久?是否是因为武汉弘信芯半导体拖欠了火炬建设的工程款?要不然,也不会闹到武汉弘信芯半导体二期工程工地被查封的局面。

对此,武汉弘芯发布的声明回应称,公司“一直严格履行发包人合同义务,按期足额支付总承包商火炬集团工程款,无拖期支付工程进度款行为。

不过,根据最新的资料显示,目前该案件仍在审理当中,最近一次的开庭时间则是在2020年6月8日,问题可能还没有解决。


不过据一位通过校招已被武汉弘芯录用,但仍迟迟未能入职的员工告诉芯智讯,“目前二期用地已经解封”。但是他表示,“现在工程已经撤了很多人,施工的人很少,而原因可能则是‘发不出钱’。”

而另一位员工则告诉芯智讯,“我了解到的只是个别停工,现在很多已经恢复施工了。”

另外,在今年五月份,百度贴吧——“武汉弘芯吧”以及知乎上都出现了不少网友反映武汉弘芯对于新员工入职一拖再拖的问题。其中有位网友称,其在去年社招面试就通过了,原定于今年4月入职,但是直到现在(6月2日有再度回应称,未入职)还没入职。并称“隐约觉得公司运营出了问题”。



而多位通过校招已被武汉弘芯录用的员工也均向芯智讯表示,目前他们都未能入职,也没有接到入职的通知,都在等消息。

刚买的光刻机就抵押了,武汉弘芯有多缺钱?

2019年12月底,湖北武汉的弘芯半导体高调举办了该厂首台高端光刻机设备进厂进厂仪式。从弘芯半导体公布的资料图来看,该台光刻机由ASML供应,由于是用于生产14nm工艺,售价估计在数千万美元级别。不过,需要指出的是,ASML的光刻机设备都需要提前订购,所以,这并不代表当时武汉弘芯的资金很充裕。


另外由于今年一季度的疫情影响,武汉从今年1月23日开始封城,直到4月8日才正式解禁。武汉弘芯一期项目的进展似乎也确实遭遇了影响。

不过,1月底之时,有媒体报导称,“2020年第一季到第二季之间,武汉弘芯将是处于搬入机台设备的高峰期,现在已入厂的设备主要以光刻机为主,而其他的设备预计于 3 月后陆续到位,等到机台进场,会进行装机和验机程序,然后密集地展开研发。”

但是,实际情况可能却并非如此!

芯智讯通过天眼查发现,今年1月20日(也就是在武汉封城之前),武汉弘芯就将之前买的ASML光刻机抵押给了武汉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东西湖支行,贷款了58180.86万元。根据抵押资料显示,抵押的这台ASML光刻机型号为TWINSCAN NXT:1980Di,状态为“全新尚未启用”,评估价值为58180.86万元。



刚到手的光刻机,还没热乎呢,就拿去抵押贷款了!看来,武汉弘芯在武汉封城之前就已经非常的缺钱了!

由于这台高端光刻机是去年12月正常交付进厂的,并没有遇阻,而且美国限制华为使用美国半导体设备的新规今年5月才发布,但是在今年1月,这台刚买的高端光刻机就被拿去抵押贷款了。这也说明武汉弘芯所遇到的问题,并不因为美国升级管控导致后面的设备无法采购,主要还是因为资金上出现了问题。

原本规划高达200亿美元规模的投资项目,竟然因为几个亿就把新买的光刻机给抵押了,在此情况之下,蒋尚义“萌生退意”也是很自然的。

神秘的大股东,真有钱,还是真没钱?

从武汉弘芯半导体的股权结构来看,北京光量蓝图科技有限公司持股90%,认缴资金为18亿人民币;武汉临空港经济技术开发区工业发展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持股10%,认缴资金为2亿元人民币,而其大股东则为武汉市东西湖区国资监督局。


可以看到,北京光量蓝图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光量蓝图”)为武汉弘芯半导体的绝对大股东,公司的注册资金也为18亿元,但是该公司的两位大股东却都是自然人,控股股东李雪艳54.44%,认缴资金为9.8亿元,莫森持股45.56%,认缴资金8.2亿元。

但是,从李雪艳此前控股和参股的企业来看,认缴资金最多也就400万元人民币,而且这些企业即便都与半导体行业无关。此外,莫森则似乎从未控股或参股过相关企业,网上也查不到相关资料。同时,这两人似乎也完全没有半导体行业从业经验。


那么问题来了,李雪艳和莫森哪里来的18个亿的资金来投资武汉弘芯半导体呢?而且,根据官方的规划,武汉弘芯的12吋晶圆厂总投资高达20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404亿元),作为大股东,哪里去搞这么多的资金呢?即使有这么多的资金,又为何要来投资自己并不熟悉和了解、且投资规模大、投资周期长、见效慢的晶圆厂呢?

需要指出的是,现在国内公司实行的注册资本认缴制,也就是说在办理营业执照的时候,工商局不需要验资报告,而且注册资本大小和注册资本认缴年限都是由股东自行约定,只要在公司章程中载明就可以。所以,关于注册资本认缴年限的规定就是股东自己约定,可以十年、二十年,甚至三十年以上都可以。

也就是说,注册资本18亿元的北京光量蓝图,可能并不需要真的实缴18亿元。同样北京光量蓝图投资的武汉弘芯半导体,虽然注册资本为20亿元,但是各个股东的认缴资金却并不都是一步到位的。而且工商资料也显示,武汉弘芯的实缴资本仅为2.01亿元。


所以,一期的厂房建设,加上买入的一台比较贵的ASML光刻机,以及一些员工的工资,前期的投资基本就交代完了?甚至还要抵押光刻机来贷款!说好的一期项目总投资520亿的资金呢?

我们再来对比看下中芯国际集成电路制造(上海)有限公司,注册资金是21.9亿美元,实缴注册资本21.9亿美元,看出差距了吗?即使是在公司成立之时,中芯国际集成电路制造(上海)有限公司的注册资本也高达14.7亿美元,直到2016年才增资到21.9亿美元。


另外根据业内常规的投资规划来看,建一座12吋晶圆厂,投资通常都需要达到100亿,甚至更多。注册资本20亿,实缴资本仅2.01亿的武汉弘芯,真的有足够的资金能建起一座12吋厂?

之前就有传闻称,武汉弘芯投资方的资金并未如期到位,大股东甚至还希望蒋尚义去找其他投资人。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原本在《湖北省2019年省级重点建设计划》当中的“武汉弘芯半导体制造”项目,却消失在了2020年5月21日发布的《湖北省2020年省级重点建设计划》当中。而这似乎也反应出了湖北省**对于武汉弘芯项目在态度上的变化。


从以上分析来看,武汉弘芯的问题关键还是在于缺少足够的资金投入。而且,从目前来看,未来前景堪忧!

更为奇怪的,两个毫无半导体从业背景、且之前投资的企业认缴资本最高也只有400万元的投资人,拉上了个地方区**,注册个注册资金20亿元的公司(实缴资金仅2.01亿元),再拉上有点名头的蒋尚义(还是去年6月才加入的)来组个技术和运营团队,就敢搞起“投资规模上千亿”的半导体大买卖,这也确实是个奇观!

然而更为奇葩的是,芯智讯通过查询资料发现,2018年长江存储进厂的首台光刻机与武汉弘芯此前进厂的这台光刻机型号一样,都是ASML的的193nm浸润式光刻机NXT1980Di。据业内消息称,长江存储购买的这台光刻机价格为7200万美元,按当时的汇率折合人民币约为4.6亿元。即使按照今年1月20日前后的汇率估算,折合**民币也只有5亿元左右。但是,没想到的是,这台光刻机被武汉弘芯抵押给银行的估价却高达约5.82亿元,不仅没贬值,还一下子就多贷了近亿元。真是神操作!

所以,武汉弘芯是真缺钱才“高价”抵押了刚进厂的光刻机吗?

作者:芯智讯-浪客剑
分享 转发
TOP
2#

辟谣了,说困难是有的,但是黄不了
TOP
3#

中国在芯片之路上越走越远
TOP
4#

难怪在前程无忧上面投了这家公司的简历尔都不尔你
TOP
5#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TOP
6#

抵押很正常,小编没有做企业的经验。
TOP
7#

圈地?
TOP
8#

企业用固定资产做抵押获得现金这是很正常的。要不然先期基建的投入就是死钱。这个消耗太不划算。
TOP
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